白色恐怖女性受难者 《回忆华尔滋》倾诉未竟青春


70人参与 |分类: 新兴门户|时间: 2020-07-25
白色恐怖女性受难者 《回忆华尔滋》倾诉未竟青春

(芋传媒记者胡家铭报导)「我想到她们就这样被枪毙,心里还是很难过⋯⋯当时蒋介石下令:『宁可错杀一百,也不要放过一人』,我庆幸自己是那 99 个的其中之一,然而,我身边却有七个女人被枪毙⋯⋯」年近九十高龄的白色恐怖受难者张常美如此说道,为台湾那段阴暗的历史岁月做了深刻注解。

白色恐怖女性受难者 《回忆华尔滋》倾诉未竟青春

由国家人权博物馆、台湾民主基金会指导赞助 ,蔡瑞月文化基金会协办的人权戏剧座谈—《回忆的华尔滋》,今、明两天(15、16 日)于蔡瑞月舞蹈社演出,免费入场。「海岛演剧」今年将主轴特别围绕在白色恐怖中女性受难者的故事,以张常美为第一人称,分别勾勒出另外两名受难者:施水环、丁窈窕的悲苦境遇,透过施水环在狱中爱听的华尔滋曲风英文歌作为开端,戏剧融合现代舞蹈的形式,除了向三位女性受难者致敬,也希望民众能够认识白色恐怖历史的更多面向。

白色恐怖女性受难者 《回忆华尔滋》倾诉未竟青春

张常美也在演出结束后参与座谈,讲述自己的生命遭遇。她感叹地说:「其实再想起那个恐怖时代所发生的事,真的是让人很伤心!不过既然大家想知道,我还是要说给大家听。」

坐牢12年 犯什幺罪都不知

「我是在 1950 年被逮捕的,当时我才 18 岁,就读台中商职,还担任班长,成绩算是不错的。那一年的 4 月 10 日,学校的工友突然跑来跟我说校长要找我,于是我就进了校长室,一进去就看到两、三名陌生人,什幺都没交代,就这样莫名其妙把我押走,用吉普车载到保密局,我很害怕,嚎啕大哭,只是顺从指令问答、盖手印,到最后竟然把我判刑,就这样坐 12 年的牢,我也不晓得自己到底犯了什幺罪。」

白色恐怖女性受难者 《回忆华尔滋》倾诉未竟青春

描述起监牢里的模样,张常美形容,差不多四个长桌大而已,一间牢房挤了至少 30 人,晚上睡觉只好跟旁人交叉着脚睡;一天供应两餐,因为没有厕所,我们就趁着两次的放风时间大小便,一天只有两次,熬到晚上好不容易可以睡觉了,却常常听到刑求的哀嚎声,叫得很凄惨,有时会突然安静,大概是昏过去了,因为会很清楚地听到倒水声,接着又开始打。

灌辣椒水 拔指甲刑求到吐

谈起刑求,张常美回忆,他们就是又打又戳,直到你鲜血直流,受不了就晕倒,等到你清醒之后,认罪的自白书已经準备好了,内容连看都不让你看,直接叫你按指纹认罪。张常美説:「他们始终对犯人严刑拷问是不是共产党,看人不肯就範,就灌辣椒水,灌到呛得没办法,快喘不过去了,只得赶紧说『有啦!有啦!』,很多冤狱都是这样来的。」她补充,还有那种让你不吃不喝,只给你吃一口盐巴,甚至不让你睡觉,逼到你不堪精神折磨而认罪,才会放你回房间,我常看到这些人最后都冲去喝马桶水;也有人被打到呕吐,或是「闪屎闪尿」,他们就叫你趴下去吃一吃再起来。

张常美在座谈中展示丈夫欧阳剑华的画作,纪录狱中刑求的情形。「像这个拔指甲的,之前就有狱友跟她透露,『我就是那个被拔的,现在都长不出来了⋯⋯』」

白色恐怖女性受难者 《回忆华尔滋》倾诉未竟青春

张常美的丈夫是一个外省人,福建人,抗战期间曾响应蒋介石的「十万青年十万军」,因为是孤儿,所以 1949 年跟随蒋介石来到台湾,想另闢新天地,后来在师大从事艺术工作。有一天,他听到学校的体育老师在吹捧蒋介石多伟大,他就嘲讽地说:「既然老蒋那幺伟大,怎幺会把整个大陆都丢掉了呢?」就因为这样被检举入狱,判刑十年,也让张常美在狱中与欧阳剑华结识。

白色恐怖女性受难者 《回忆华尔滋》倾诉未竟青春

而剧中的人物施水环与丁窈窕,两个人都是来自台南,是工作同事,后来捲入「台南工委会邮电支部案」遭打入大牢,张常美虽与她们素不相识,但在那段时间里,她有个难以抹灭的记忆。「一般枪毙都是在凌晨四、五点,我听到有人喊:『丁窈窕,特别接见!』,还有她那个很漂亮的同事施水环⋯⋯。」

白色恐怖女性受难者 《回忆华尔滋》倾诉未竟青春

其实丁窈窕在入狱前已身怀六甲,于是只能在狱中生产,我到现在还记得,当丁窈窕要被枪决时,她女儿痛哭失声,一直叫喊:「我妈妈不是坏人,不要枪毙她!」,直到行刑完毕,那个女孩被带回来,我们无能为力,只是抱着她一起哭⋯⋯,听闻死讯后,她的丈夫也差点发疯。

「海岛演剧」也为活动总结,台湾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历史必须被国人重新理解,尤其在推动「转型正义」的同时,还原历史真相是重要的。我们选择以不同的方式演绎这段历史,目的在于「正视、检讨、反省」,盼给予台湾一个良善的未来。

白色恐怖女性受难者 《回忆华尔滋》倾诉未竟青春

整段表演也以「华尔滋」的舞步划下句点,避开悲情控诉,以轻快的音乐节奏,表现出张常美、丁窈窕、施水环三人年少时所仰望的灿烂青春,以及对爱情、未来的绮想,如今,美梦已不复再,存活下来的张常美,只期许转型正义能够儘早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