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你不要去死嘛(但你在路上了哦)!


61人参与 |分类: 新兴门户|时间: 2020-06-14

不然你不要去死嘛(但你在路上了哦)!

我们,真的,活着吗?

多数时候,我都比一般人的标準来得懒散许多。可以坐着就不站着,可以躺着就不坐着,能够出去玩就不在办公室假装,不能出去玩就赶快把工作做完好去玩。与其兢兢业业,不如随时 yayaya,哪里好玩哪里去,什幺不好玩就想办法让他变好玩。

而跑步是少数我觉得不好玩,却还继续做的,而且没人逼我。

(要是有人逼,我大概马上就戒掉了。)

我喜欢用每公里五分钟的速度,去理解城市,因为开车太快,走路太慢。看着每个城市的样子,有时把我自己的样子给那城市看,更多时候,想着这城里居住的人们,他们怎幺生活,想着自己可不可以学学他们好的那一面,然后用自己的力气迈开大步,前行。

而跑步最常让我想到的是,既然是在去死的路上前进着,我们真的活着吗?

往下讲之前,可以看看这支让我哭了好多次的短片,是Under Armour为菲尔普斯在里约奥运前拍的,歌超正,正到你泪腺会失去自主能力。

IT’S WHAT YOU DO IN THE DARK

THAT PUTS YOU IN THE LIGHT

看完片子,你应该跟我一样感动,然后纳闷,不是要谈跑步,怎幺给我看游泳啦?

不要误以为影片最后谈的是在奥运竞技场上的荣光而已,菲尔普斯作为人类史上获得最多奥运奖牌的运动员,他不需要在退休后再重新投入一次奥运,奥运对他来说根本没什幺,他的竞争对手是自己。

你在暗处的所为,会为你迎来生命的光明。因为,在人生的道路上,不会有奖牌,不会有观众,只有你。

跑步没有掌声,只有脚步声。

我想讲的是长时间、持续性自主的运动。

那是你家的事,微不足道,会占去你生命很多时候。但,也会在很多时候,在你生命里站在重要的位置。

跑步,从唯物论来说,是奇怪的行为,因为似乎没有创造什幺利润。但就现代而言,它说不定消弭了冲突,甚至创造了极高的心理价值。至少,它治病,像我这种假鬼假怪(台语)、不甘寂寞的病。

这不是一本跑步圣经,但确实是因为跑步所启发的一本书。

用跑步发掘自己和城市

我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在跑步时想的,不只这本书,而是跟工作有关的,跟创作有关的,跟生活有关的,跟生命有关的,都是。

不一定想得出来,但在停下脚步的那一天,我可以回答自己,我有在想,虽然总是想得不够好。

跑步让我思考的同时,多少也更加相信自己。相信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前进,而那是这个高度仰赖工具和人脉的时代,所缺乏的。

(可怕的是,有时,人脉也是工具,甚至,你也只是别人眼里的工具。跑步多少让你可以摆脱这种不洁感,至少假装摆脱。)

跑步让我找回真实,因为喘气是真的,骗不了人。不管你有什幺世俗的头衔,它都一视同仁。它更是阶级平等的开始,儘管,世界太多不公义,但跑步很公平正义。

跑步多少让我记起我是迷惑的,因为每一步我都很挣扎,每一步都想停下,但也每一步都很享受,享受我竟跨出了上一步。

跑快一点,让烦恼追不上。

跑慢一点,让灵魂追得上。

跑步让我知道我是软弱的,让我知道有更大的神圣存在。虽然不一定会看到,就像摸不到自己的疲累,但你知道它压在身上几乎无法负荷,必须十分用力才能挺直腰桿。那让我感到谦卑。

能用自己的力量让自己谦卑,那在现代,毋宁是种祝福。

跑步让我可以瞧不起自己,那个总是不太光彩的自己,让我可以不必假装无视于他祈求改变的目光,跑步让我知道,总是有我跑不到的地方。

跑步让我想起妈妈,让我想念爸爸,让我想到,说不定还有我可以让爸妈高兴的可能。

跑步让我可以确切的感受到跑步的乐趣,尤其在要去跑之前。

我们都很容易以为自己现在的状态有多强大。

跑步让我可以确切的感受到不跑步的乐趣,尤其在跑完之后。

我们都很容易忘记自己现在的状态有多幸运。

跑步,让我不想跑步,然后又因此,想跑步。这幺矛盾,几乎跟我的人生一样。

我想,总有一天,我不能跑步,在那之前,我想我可以跑步,并且到没去过的那个地方。而那,让去死显得容易一点点。

我们都跑在去死的路上,只是假装不知道。

但就算你不知道,你还是在路上,甚至可能因为我们知道,所以,可以稍稍跑得有点样子。

因为,跟去死一样,最后只有一个人跟你一起跑,往下跑,或者往上跑。

那个人是你,你平常不太看的你。但只有你应该看你,不管看不看得起,你得看你自己。

要不要跑步看你自己呀?

看你自己要不要跑步呀。

跑步时你看不见自己,因为没有漂亮的镜子,映照你漂亮的身形。

跑步时你看得见自己,因为将有漂亮的影子,映照你漂亮的身心。

跑步时,我常说,看!(Look!)

因为好累。

但至少,我说得出,看。因为有一天不行。

如果,去死的路上,我们真的活着,那会不会,不只是现在这样?

我们会不会想让路上的风景好一点?会不会想让自己成为路上的风景?

这会不会,让我们值得跑下一步?

我继续带着疑问跑。

而这或许,就是答案。

摘自《跑在去死的路上,我们真的活着吗?》

不然你不要去死嘛(但你在路上了哦)!

数位编辑整理:陈怡琳,陈子扬
Photo:卢建彰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