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的刽子手:警备总部


79人参与 |分类: 网站图赏|时间: 2020-07-25

台湾解除戒严已经33年,四十五岁以下的人不了解「戒严」的景况,当然更不了解在戒严期间执行白色恐怖任务的「警备总部」。这个机构是在1992年裁撤,距今也已28年,相信众多的人对这个特务机关没有多少印象了。

白色恐怖的刽子手:警备总部

蒋家政权在台湾的佔领统治期间,除了依靠军事力量之外,最主要的依恃就是特务力量,遂行对台湾的专制恐怖统治,在漫长的四十多年间,实际执行这项任务的特务机关——警备总部(简称「警总」),虽然经过数度改组,但其作为统治工具的角色始终如一,在台湾解除戒严之前都是台湾白色恐怖时代恶灵。

一般都将警总的历史认定为只有三十四年,其实如果将它的前身演进时间计入,警总作为台湾最高特务机关的时间实际长达四十七年,比戒严的时间更长。

一九四五年的九月一日,国民政府蒋家政权就在重庆成立「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为战后军事接收台湾预作了準备;那时的全名是:「中国战区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同年九月五日,在设立「台湾行政长官公署」的同时,也设置了「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前进指挥所」。两天后(七日),蒋家政权任命陈仪兼任这个特务机构的总司令。直到十日才补颁组织规程。

警总前进指挥所随着美军顾问来到台湾后,立刻展现了它的特务狰狞本色,统揽了台湾的军事、政治思想警察、经济管制、社会治安等等层面相当广泛的控制权。

透过接收之便,警总一开始就拥有了其他情治机构所难以比拟的庞大资源,它接收了日本殖民政府最高特务机构「台湾军司令部」的所有设备和资源,其中最重要的包括绵密的通讯网线、当时最尖端的拥有雷达监视的电讯监察所、遍布全岛的谍报组织等等,这些资源奠定了警总作为蒋家政权统治鹰犬得天独厚而无可动摇的地位。

一九四七年五月五日,蒋家政权对警总作第一次的改制,将名称改为「台湾省警备司令部」,由在二二八事变中屠杀高雄人立功的彭孟缉出任司令官。因为二二八事变的绥靖工作已经接近尾声,蒋家政权便在同年六月七日下令,台湾的陆海空军统由警备司令部指挥。十月二十二日,又成立「台湾省保安警察总队」,也归由警备司令部指挥。使得警总如虎添翼。

从一开始,警总就是一个没有法令依据而是依照行政命令成立的机构,而且它又是一个集大权于一身的机构,不管后来如何改制,它始终都是可以从调查、行动、逮捕拘押、侦讯、审判、执行(包括枪决人犯)一贯作业的太上机构。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六日,再改制为原来的名称,展开戒严恐怖统治。但是,同年八月十五日,蒋家政权成立「东南军政长官公署」,撤废「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九月一日,成立「台湾省保安司令部」,仍由彭孟缉担任司令官。这种改制实际是换汤不换药。

一九五八年五月十五日,正式将「台湾省防卫总司令部」、「台北卫戍总司令部」、「台湾省保安司令部」、「台湾省民防司令部」等四个情治机构合併,成立「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由原任台北卫戍总司令的陆军二级上将黄镇球,担任总司令。同年七月一日,正式行使职权,台湾进入另一个更严酷的白色恐怖时代。

其中,除了防卫司令部原负的台澎地区地面作战任务,移交陆军总司令部之外,其原负的台湾本岛戒严任务,则由警备总司令部接管。至于其他三个机构的原有任务,全部交由警备总司令部接管。

这时的警备总司令部已经成为超级的庞然怪物,它是军事组织的一部份,是执行统帅权的战时机构,依照「戒严法」执行维护地方治安,以及肃奸防暴任务,依照「防空法」执行民间防空防护及民众组训任务,依照「兵役法」执行辅助军事勤务的任务。

同年八月九日,蒋介石进一步宣布,台湾地区戒严任务由警备总司令部统一负责,势力範围扩张到无所不管的地步,触角深入到人民生活的所有领域。警总成为台湾名符其实的最高特务机构。

这个阶段的警总不但替蒋介石完成从陈诚手中接收军政大权的任务,也将统治阶层内部的反蒋势力完全清扫迨尽。接下去的漫长岁月中,警总更是彻底镇压了任何想要冒出来的民主力量。

根据非正式的统计,在警总独揽大权的四十七年中,由警总(包括保安司令部时代)以军法处理的政治案件,约有三万件到六万件之多,受难人则多达十四万人至二十万人之谱。白色恐怖所造成的伤害及影响之深远,从这些数字即不难推想得知。

一九八○年代后期,中国国民党政权开始对戒严问题鬆口,及至解除戒严,积极讨论警总存废或重新定位的问题时,已经是一九九○年代了。到一九九一年年底,保守反动势力还企图透过「国防部组织法」修正草案,让警总合法化。

一九九二年年中,才由李登辉总统确定将警总裁撤,同年七月三十一日,警备总部正式裁撤,这个让台湾人民胆战心寒的机构终于寿终正寝。